2011年 一月 21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釋澄觀

高僧行誼 – 釋澄觀 (公元738-839) 華嚴宗  宋高僧傳 – 義解

簡介:俗名 姓:夏侯 字:大休 越州會稽人 生於唐玄宗開元26年(738)是著名的義解家。身高九尺四寸,雙手過膝,口四十齒,聲韻如鐘,目光夜發,日記萬言。俗壽一百零二,戒臘八十二。

事跡

747年 9歲  – 唐玄宗時 拜越州寶林寺體真和尚為師,不到一年能讀通三藏經典。
749年 11歲 – 唐玄宗時 依止越州寶林寺霈pei禪師出家,讀法華經。
752年 14歲 – 唐玄宗時 剃度為沙彌。
758年 20歲 – 唐肅宗時 在妙善寺蒙常照禪師受具足戒和菩薩戒。
758-759年 20-21歲 唐肅宗時 赴潤州棲霞寺的醴li律師學相部律(成實論);後回越州開元寺的曇一受南山律學(唯識論);更往金陵依止玄璧,受學關河的三論。
766年 28歲 – 唐代宗時 在瓦官寺聽受《大乘起信論》及《涅槃經》。又從淮南法藏學新羅元曉的《大乘起信論疏》。隨後又到錢塘(今杭州)天竺寺聽華嚴宗法銑講《華嚴經》,他是法藏高足慧苑的弟子。
772年 34歲 – 唐代宗時 又往剡yan溪依止成都的慧量重新研究三論。
775年 37歲 – 唐代宗時 往蘇州依止天臺宗學者荊溪湛然學天臺止觀及《法華》、《維摩》等經疏。又走謁牛頭慧忠、徑山道欽及洛陽無名,諮決南宗的禪法。更從禪僧慧雲,探習北宗的禪理。他一方面廣學律、禪、三論、天臺、華嚴各宗的教義;一方面還研究佛教以外的各種學問。
776年 38歲 – 唐代宗時 歷遊五台、峨嵋諸山,後回五台,住大華嚴寺,行方等懺法。應寺主賢林之請,講《華嚴經》,感覺《華嚴經》的舊疏文繁義,發願撰新《華嚴經疏》。
784-787年 46-50歲 – 唐德宗時 歷時四年,撰成《華嚴經疏》二十卷,即是現行的《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又為弟子僧睿等作新疏的演義數十卷,即是現行的《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後世把疏、鈔合刻,略稱《華嚴經疏鈔》)。故有華嚴疏主之稱。
796年 59歲 – 唐德宗時 朝廷召他到長安,協助罽ji賓沙門般若翻譯南印度烏荼國送來的《華嚴經》後分梵本,由他加以審定。
798年 61歲 – 唐德宗時 譯成四十卷,也題名《大方廣佛華嚴經》,世稱四十《華嚴》。
839年 102歲 – 唐文宗時 澄觀被文宗視為祖聖而崇仰,開成四年(八三九)圓寂時,文宗特地為他罷朝三日,以表哀吊,葬在終南山的石室。

貢獻

澄觀一生著有《華嚴經疏》等書四百餘卷,講《華嚴經》達五十遍。他的著述現存有《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六十卷、《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九十卷、《華嚴經行願品疏》十卷、《大華嚴經略策》一卷、《新譯華嚴經七處九會頌釋章》一卷、《華嚴經入法界品十八問答》一卷、《三聖圓融觀門》一卷、《華嚴法界玄鏡》二卷、《五蘊觀》一卷、《華嚴心要法門》一卷、《華嚴經綱要》三卷。已佚的有《十二因緣觀》一卷等。此外,據說還有《法華經》、《楞伽經》及《中觀論》等疏鈔,今不傳。

思想

至於澄觀的思想,主要是繼承賢首法藏,故被認定為四祖。尤其重視律身及調心的實踐面。主要有三項可舉︰

、有關唯心的思想,澄觀繼承法藏的「十重唯識」之說,提出︰1.二乘人的一心,2.阿賴耶識的一心,3.如來藏清淨的一心。

、由法藏的「法界緣起」觀,澄觀創立了四種法界論:1.事法界:事相世界;2.理法界:真理世界;3.理事無礙法界:事相與真理,交流與融合的世界;4.事事無礙法界:事相與事相,交流融合的世界。

、對實踐方面的觀法,創出了「三聖圓融觀」,華嚴三聖,便是本師毘盧遮那如來、普賢、文殊二大菩薩。

此外,由於澄觀所處的時代正是六祖慧能下南嶽懷讓、青原行思、荷澤神會等弘布禪法的時期。早年又參訪過牛頭宗的慧忠、道欽,荷澤宗的無名,以及北宗神秀一系的慧雲等,受禪宗影響頗大,從而極力融會禪教,如《隨疏演義鈔》卷二自述其心得說:「造解成觀,即事即行,口談其言,心詣其理,用以心傳心之旨,開示諸佛所證之門。會南北二宗之禪門,攝台(天臺)衡(南嶽)三觀之玄趣。使教合亡言之旨,心同諸佛之心……。」

特點

後歷順宗、憲宗,均賜澄觀清涼國師之號,在他於八三九年入寂之前,穆宗、敬宗,相繼賜號大照國師。後世相傳,澄觀一生,「歷九宗聖世,為七帝門師」;他出生於玄宗開元二十六年,經天寶、肅宗、代宗、德宗、順宗、憲宗、穆宗、敬宗、文宗九世,除了玄宗與肅宗,其餘七帝,皆以澄觀為師。尊榮集於一身,歷一世紀而屹立如高山大嶽,在世界佛教史上,乃是空前絕後的盛事。傳法弟子百餘人,而以宗密、僧叡、寶印、寂光等四人,為門下四哲。
清涼十願

澄觀曾立十誓以勉勵自己,世人稱為「清涼十願」:

一、體不捐沙門之表。 二、心不違如來之制。

三、坐不背法界之性。 四、性不染無礙之境。

五、足不履僧寺之塵。 六、脅不觸居士之榻。

七、目不視非儀之彩。 八、手不釋圓明之珠。

九、舌不味過午之齋。 十、宿不離衣缽之側。

疑點
四祖澄觀(西元738-839年):說他是華嚴宗第四祖,乃是就教判思想層面的認同法藏而言。從法裔傳承而言,他不僅不是法藏的及門弟子,他出生時,法藏圓寂已二十六年了,他們兩人活躍的年代,也幾乎相差近百年,但他的確是一位在中國華嚴傳流史上極其重要的大師。以此可知,澄觀就不是華嚴宗第四祖了。日本鐮倉時代的華嚴宗學者凝然大德,在其《孔目章發悟記》卷一,已有如此的看法:「賢首上足有靜法寺慧苑,苑之弟子有天竺寺法銑(詵),今澄觀師承法銑。」他在另一部《華嚴法界義鏡》的「澄觀傳」中,亦云:「第四清涼山澄觀大師……乃依東都法詵大師習華嚴學,詵是慧苑大師門人。」因此,中國華嚴宗諸祖的傳承,應該是:

初祖杜順(西元五五七~六四○年)

二祖智儼(西元六○二~六六八年)

三祖法藏(西元六四三~七一二年)

四祖慧苑(西元六七三?~七四二?年)

五祖法詵(西元七一八~七七八年)

六祖澄觀(西元七三八~八三九年)

七祖宗密(西元七八○~八四一年)。

資料節錄<中國佛教人物>(下冊)、陳柏達的網誌、維基百科、佛光大辭典、法界宗五祖略記。

2010年 十二月 27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依法以攝僧,和樂淨為本,事和或理和,禮僧眾中尊

*僧伽=群眾=和合眾(四位以上的僧人) *佛陀以佛法攝受僧眾(和合眾) *法是佛所證的法,是人生的正道,究境的涅槃。 *法也是律法制度,是人生的正道的規則。 *佛弟子弘揚佛法,它的功德是住持佛法。和合僧的存在,讓正法久住。所以佛陀、達磨和僧團鼎立而稱為三寶。 *佛陀制律,以法攝僧,有十種因緣:1.攝僧(攝受僧眾的心向力) 2.極攝僧(攝受僧團的和合) 3.令僧安樂 4.折伏無羞人 5.有慚愧人得安穏住 6.不信者令得信 7.已信者增益信 8.現法中得漏盡(是盡智)9.未生諸漏令不生(是無生智)10.正法得久住。 *依法而組合的僧團以和合(事和或理和)、安樂(在事和或理和中都能身心安樂,精進修行)、清淨(在身心安樂中互相勉勵,互相警策也能互相懺悔清淨)為根本。 *事和或理和,禮僧眾中尊— *事和—佛教七眾弟子事相上以六和敬為根本。 *和合僧,是緣起的和合,有相對的差別性。形跡外相上可分為在家和出家二眾。 *在家眾男的稱為優婆塞–近事男、女的稱為優婆夷–近事女。 *出家男眾分兩級:沙彌—勤策、比丘—乞士。 *出家女眾分三級:沙彌尼—勤策女、比丘尼—乞士女、式叉摩那尼—正學女。 *世俗僧—不論出家或在家眾都還沒有證道。他們要共同尊守六和敬1.見和同解(思想的共同)2.戒和同尊(奉行同一的戒律)3.利和同均(在生活上的經濟分配均衡)前三種是和合的本質。4.身和共住(身心安樂)5.語和無諍(互相勉勵)6.意和同悅(意見相同)後三種是和合的表現。 *理和—佛教七眾弟子本質上證得真理部分是平等的。 *勝義僧—不論出家或在家眾都已證道真理—法或涅槃,內容是一致的。 *事和是導向理和的。在家眾是應該尊敬出家眾不論已證或未證。出家眾也應該尊重在家眾不論已證或未證。彼此相對待而又不相離。 *佛弟子要歸敬以奉行佛法的僧伽為歸依處因為僧眾是各教宗最尊最勝。

2010年 十二月 20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八式動禪

起式: 1.  雙手合十,兩腳張開與肩同寬。 2.八式動禪心法:每式均從 「清楚局部/全身運動的感覺」→「清楚局部/全身放鬆的感覺」→「享受全身放鬆的感覺」。 第一式:扭腰甩手 1. 身體放鬆,兩腳張開與肩同寬,兩手自然下垂。 2. 向左轉腰甩手,兩腳不動。一手順勢輕拍肩膀,一手輕拍背部 3. 反方向重複做。 第二式:頸部運動 1. 同第一式。 2. 頭部緩慢左/右傾,耳朵盡量貼近左/右肩。頭部緩慢左後轉/右後轉。頭部緩慢往下/上。 第三式:腰部運動 1. 身體放鬆,兩腳張開與肩同寬 2. 兩手叉腰,虎口向下。 3. 腰部從左至右緩慢的旋轉。 4. 反方向旋轉。 第四式:擎天觸地 1. 身體放鬆,兩腳張開與肩同寬。 2. 十指交叉,兩手緩慢上舉,盡量伸展。 3. 兩手緩慢往下,身體緩慢下彎,雙掌盡量觸地。 ※ 提示:頭頸完全下垂 第五式:甩手屈膝 1. 兩腳張開與肩同寬,兩手自然下垂。 2. 雙手前後擺動,雙膝順勢彎曲。 3. 清楚雙手擺動、膝蓋抖動及全身運動的感覺。 4. 手甩下時,腳跟往上提 第六式:轉腰畫圈 1. 身體放鬆,兩腳張開與肩同寬。 2. 兩手緩慢上舉與肩同寬,掌心相向做抱球狀。 3. 身體緩慢由左至右,由上往下做360度環繞。反方向旋轉。 ※ 提示:身體緩慢往左、右後轉時,以腰為準軸,儘量向後,再由上往下做360度環繞。反方向旋轉 第七式:膝部運動 1. [...]

2010年 十二月 17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證道歌

永嘉大師證道歌 唐慎水沙門玄覺撰 君不見。 絕學無為閑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 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 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 五蘊浮雲空去來。三毒水炮虛出沒。 證實相。無人法。剎那滅卻阿鼻業。 若將妄語誑眾生。自招拔舌塵沙劫。 頓覺了。如來禪。六度萬行體中圓。 夢裏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無罪福。無損益。寂滅性中莫問覓。 此來塵鏡未曾磨。今日分明須剖析。 誰無念。誰無生。若實無生無不生。 喚取機關木人問。求佛施功早晚成。 放四大。莫把捉。寂滅性中隨飲啄。 諸行無常一切空。即是如來大圓覺。 決定說。表真乘。有人不肯任情徵。 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 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裏親收得。 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顆圓光色非色。 淨五根。得五力。唯證乃知難可測。 鏡裏看形見不難。水中捉月爭拈得。 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遊涅槃路。 調古神清風自高。貌頰骨剛人不顧。 窮釋子。口稱貧。實是身貧道不貧。 貧則身常披縷褐。道則心藏無價珍。 無價珍。用無盡。利物應機終不吝。 三身四智體中圓。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決一切了。中下多聞多不信。 但自懷中解垢衣。誰能向外誇精進。 從他謗。任他非。把火燒天徒自疲。 我聞恰似飲甘露。銷融頓入不思議。 觀惡言。是功德。此則成吾善知識。 不因訕謗起怨親。何表無生慈忍力。 宗亦通。說亦通。定慧圓明不滯空。 非但我今獨達了。恒沙諸佛體皆同。 師子吼。無畏說。百獸聞之皆腦裂。 香象奔波失卻威。天龍寂聽生欣悅。 遊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 自從認得曹谿路。了知生死不相關。 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 縱遇鋒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閑閑。 我師得見然燈佛。多劫曾為忍辱仙。 幾回生。幾回死。生死悠悠無定止。 自從頓悟了無生。於諸榮辱何憂喜。 入深山。住蘭若。岑崟幽邃長松下。 優游靜坐野僧家。闃寂安居實瀟灑。 覺即了。不施功。一切有為法不同。 住相布施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空。 勢力盡。箭還墜。招得來生不如意。 爭似無為實相門。一超直入如來地。 但得本。莫愁末。如淨琉璃含寶月。 既能解此如意珠。自利利他終不竭。 江月照。松風吹。永夜清宵何所為。 [...]

2010年 十二月 12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一位法師的悲願與篤行

法鼓山的傳承—承先啟後的中華禪法鼓宗         聖嚴法師著 提出「中華禪.法鼓宗」的目的,是為了期勉法鼓山的僧俗四眾,以復興「漢傳佛教」為己任,擔負起承先啟後的使命和責任,以利益普世人間大眾。對於漢傳佛教的使命感與責任心,法師建立了法鼓山教團的宗旨和目的。 (法師的使命與責任) 法師必是為了佛法的實用而作研究,為了使得傳統的中印佛教諸宗,落實到現代人的生活之中,讓多數的現代人看懂,而且能應用佛法的智慧。 (承先啟後) 法鼓山存在的意義與使命是「承先啟後」。運用先聖先賢的智慧而走出新的路來。法師接觸到了世界各地的不同禪法,運用在傳統的禪法之中作輔助。把它們分析整合起來,便是法鼓山所傳的中華禪法。 東初老和尚的遺願,也是法師的主張:「今日不辦教育,佛教便沒有明天。」 在建設法鼓山的過程中,僧團大眾,都負擔了各部分的工作。因此法師非常感謝僧團大眾及十方信施,就有了法鼓山這個世界佛教教育園區了。包括:教育行政大樓、圖資館、國際會議廳、大殿、副殿、紀念館、接待大廳、合署大辦公室、兩大齋堂、國際宴會廳、禪堂、男女眾宿舍、教職員貴賓宿舍和兩口地下化的儲水槽。 未來的法鼓山,除了現有的中華佛學研究所,還有法鼓佛教研修學院、法鼓人文社會學院、僧伽大學,最後發展成為法鼓大學。 中華禪法鼓宗 (一)、法鼓山禪佛教的宗教師是要實踐及傳揚漢傳佛教裡的禪佛教,而與現在及未來世界佛教接軌,協助全球人類。 (二)、漢傳佛教的特色有廣大的包容性適應性和普及於現代世界的多元宗教、多元文化,又能消化、融合多元文化而成為人間性的共同文化。法師以漢傳的禪佛教為背景,將禪佛教的觀念及方法,轉化成一個新名詞,叫作「心靈環保」以它來推動「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的理念。 (三)、法鼓山所弘揚的禪佛教是結合了《阿含經》,並且運用中國禪宗的特色,而貼切、適應著今天的時代環境,在態度上是開放的,在觀念和方法的立足點上,則本於中國的禪宗又因承繼了中國禪宗臨濟及曹洞兩系的法脈,所以名之為 「中華禪.法鼓宗」。 (四)、建立「法鼓宗」之原因有二: 1.法鼓山的禪法,繼承了臨濟、曹洞兩大法脈的合流,所以必須重新立宗。 2.法鼓山的禪法,是整合了多國及漢傳諸宗之同異點,因為在承襲傳統禪法之外又有創新,所以必須重新立宗。 (五)、提出「法鼓宗」之目的有二: 1.使禪佛教與義理之學互通。 2.使禪佛教與世界佛教會通,並且接納發揮世界各系佛教之所長。 我們對於聖嚴法師最珍貴的身教、悲願和實踐的理念是非常讚嘆、尊敬和提昌。法師以復興漢傳佛教的悲願大方向,擔起不做別人做過的事,做別人還沒做的事,求新求變的精神和奉獻一生來利益大眾而感到光榮。(虛空有盡,我願無窮)再來是法師實踐弘揚中華禪法鼓宗而創辦法鼓山僧團和辦教育的理念。培養僧俗四眾弟子傳揚漢傳佛教的禪佛教,而與現在及未來世界佛教接軌,協助全球人類而推動「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的理念。辦教育方面,法師認為「今日不辦教育,佛教便沒有明天。」沒有佛教系的大學就沒有弘揚佛法的人才和教育大眾的機會。所以未來的法鼓山,除了現有的中華佛學研究所,還有法鼓佛教研修學院、法鼓人文社會學院、僧伽大學,最後發展成為法鼓大學。聖嚴法師的一生可用這彼喻來形容:(為令眾生得出離,盡於後際普饒益,長時勤苦心無厭,乃至地獄亦安受)。

2010年 十二月 11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坐禪儀

夫學般若菩薩起大悲心發弘誓願。精修三昧誓度眾生。不為一身獨求解脫。放捨諸緣休息萬念。身心一如動靜無間。量其飲食調其睡眠。於閒靜處厚敷坐物。結跏趺坐。或半跏趺。以左掌安右掌上。兩大拇指相拄。正身端坐。令耳與肩對。鼻與臍對。舌拄上齶唇齒相著。目須微開。免致昏睡。若得禪定其力最勝。古習定高僧坐常開目。法雲圓通禪師呵人閉目坐禪。謂黑山鬼窟。有深旨矣。一切善惡都莫思量。念起即覺。常覺不昧不昏不散。萬年一念非斷非常。此坐禪之要術也。坐禪乃安樂法門。而人多致疾者。蓋不得其要。得其要則自然四大輕安。精神爽利。法味資神寂而常照。寤寐一致生死一如。但辦肯心必不相賺。然恐道高魔盛逆順萬端。若能正念現前。一切不能留礙。如楞嚴經天台止觀圭峰修證儀。具明魔事。皆自心生非由外有。定慧力勝魔障自消矣。若欲出定徐徐動身安詳而起。不得卒暴。出定之後常作方便。護持定力。諸修行中禪定為最。若不安禪靜慮。三界流轉觸境茫然。所以道探珠宜靜浪。動水取應難。定水澄清心珠自現。故圓覺經云。無礙清淨慧皆依禪定生。法華經云。在於閒處修攝其心。安住不動如須彌山。是知超凡越聖必假靜緣。坐脫立亡須憑定力。一生取辦尚恐蹉跎。況乃遷延將何敵業。幸諸禪友三復斯文。自利利他同成正覺。

2010年 十二月 11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四聖蹄-苦、集、滅、道

四聖諦:苦(煩惱),集(苦的因),滅(除無明),道(用方法) 諦:真實,不顛倒 聖諦:唯有解脫的聖者才能撤底了知的真相(指的是四果阿羅漢) 苦聖諦 *說明人生是苦的現實真相 *八苦: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五蘊熾生或五取陰,生,老,病,死 *三苦:苦苦(身心的苦)壞苦(由變化或失去的苦)行苦(觀念身心的習慣性不斷感到打擊) 集聖蹄 *分析人生苦惱迫切的真實原因 *苦—業—惑 *業,兩種三業: 1.依造作之所依分:身(行為),口(語言文字)意業(心念) 2.依造作之性質分:善(自利利人),惡(自損損人),不動業(修定) *惑:煩惱,貪(欲),瞋(嫉妒),癡(無明,自我中心) *十二因緣:無明,行,識,明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 滅聖蹄 *體證消除一切苦迫的境界(涅槃)親生體驗 四個字形容涅槃—寂,靜,妙,離 寂:煩惱之動亂歸於沉寂 靜:由煩惱而來的躁動不安歸於平靜 妙:不可思議,非有我之知見能思議 離:永離三界煩惱之繋縛 道聖蹄 *道是道路或方法 *確實能達到苦滅的方法 *三學(三增上學,三無漏學)戒,定,慧 唯一的解脫之道 *三增上學:前面的修行方法對後面的修行有幫助叫做增上 *三無漏學:三學是有漏的(因),但是涅槃是無漏的(果) *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三學 *戒學:淨化身心的自我訓練方法藉以奠定修行善法的基礎 (依戒學能得定學) *定學:鍛鍊心力的自我訓練方法藉以培養主導心念的能力 (依定學能得慧學) *慧學:修行正見的自我訓練方法藉以體證斷除執著的智慧 (依慧學能得解脫)斷除執著自我中心 三學—戒—正語,正業,正命===八正道 —定—正精進,正念,正定===八正道 —慧—正見,正思維===八正道 世間正見—相信因果,有凡有聖,有過去,有現在,有未來,能出三惡道 出世間正見—三法印,四聖蹄,八正道,能出三界輪廻 正見:要聽聞正法,如理思維,親生體驗,要有因果觀念 正思維:對於正見的內容去實踐出來,如學戒律,持戒 大乘佛法的六波羅密(智慧)—是相同于正見和正思維 正語:說有益義的話,如不妄語、不綺語、不兩舌、不惡口 正業:身體的行為造作,如不殺生(護生和環保)、不淫(積集去保護男女關系的性行為)、不盜(不要用不合法的途經去得到某些利益、不買賣酒類(酒多喝對人有害) 正命:正確放法養活自己,(如出家人以乞食為生,結受在家人的供養) 大乘佛法的六波羅密(佈施、持戒、忍辱)—是相同于正語、正業和正命 正精進:對於不斷努力的學習或修行戒、定、慧 正念:對於正見、正思維念念不忘,觀察四念住的內容 (生、受、心、法) 正定:佛法跟生命的結合而不動搖就是定(空的智慧) 大乘佛法的六波羅密(精進、禪定)—是相同于正精進、正念和正定

2010年 十二月 4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我的服務學習和感想99年

1. 99年 9月13日-18日在法鼓山台北天南寺(分院)有辦期初唸佛禪五給所有法鼓山的碩士班和學士班學生,帶禪修老師是果鏡法師,在這五天,我學習到八式動禪,跑香,唸佛經行和聖嚴法師的開示唸佛禪如何用在生活裡。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禪五,很特別的感覺,心能安定在禪堂上。 2. 99年9月24日在學院304教室上課(服務學習),師長教學,老師是果肇法師,老師讓同學知道學院的打掃範圍和學習態度。讓學生知道用禪在打掃可以攝心和專主。 3. 99年9月25日在學院的國際會議廳辦了一場講座(2010法鼓山國際慈善與人道關懷論壇)主題是說全球氣候變遷。主講人:柳中明(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氣候變化所造成的天災是人類所造成,人口爆増,工業開發過快和環境破壞。如果在下去很快人類一定滅亡。讓我覺得世間無常,苦,無我。如不從自己做起環保工作,如何能去影響他人呢? 4. 99年10月1日在學院304教室上課(服務學習),師長教學,老師是果峙法師。老師教同學把禪運用在服務工作上,將身心放輕松,去體驗和感覺,心就會定下來。 5. 99年10月3日在遊覽車平台的廁所打掃,這裡的義工菩薩們都很熱心他們的工作,他教了我如何運用工具的便利,讓我聯想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 6. 99年11月19日在學院304教室上課(服務學習),師長教學,老師是釋常參講課主題是:自然環保的理念-法鼓山的故事。法師先自我介紹和講她個人的經歷,做為一位出家人是經歷很多的考驗,人會成長。她是法鼓山僧伽大學第一屆畢業生。 環境里實現–人間凈土 *在法鼓山上處處是景觀,沒有一寸土地是浪費的和無用的。每一塊土地都納入景觀思考。這樣,[人間凈土],一方面落實在我們心底,一方面在我們的環境里實現。 法鼓山建筑的想法 *法鼓山的地勢不高,然而法鼓山的建筑群的落成,卻代表當時佛教建筑一個新里程。 法鼓山建筑最初的構想 *現代化的建材,表現出中國傳統寺宇的大器格局。環保優先作考量,盡量不破壞大自然。重視實用性的功能,重視採光,通風和景觀。 一個堅持[本來面目] 大殿 *線條和顏色要單純不復雜,空間要大氣度且實用。 保護山上原有生態的每一種生物 *法鼓山自然環保工程里會與大自然共生共存 聖嚴法師對法鼓山硬體建筑的期許 *最終目標: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凈土的理念。 末學在上了這一課,有個感想就是我還沒有真正認識法鼓山的本來面目。聖嚴法師的理念是與大自然系系相關,在推廣教育的同時,不會破壞任何環境和生命是值得我們去學習。法鼓山還要靠一群義工們的護持才有今天的成績。再看到的照片時,原來法鼓山有這麼美麗的景點和大自然生態是末學所不知和體會的。前人的功績不可忘,運用中的我們要珍惜和維護,下一代才能繼續在使用。

2010年 十二月 4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釋義淨

义净 个人简介 义净 义净十四岁出家,即仰慕法显、玄奘西行求法的高风。及从慧智禅师受具足戒后,学习道宣、法砺两家律部的文疏五年,前往洛阳学《对法》(《集论》)、《摄论》,又往长安学《俱舍》、《唯识》。 唐高宗咸亨元年(670年),他在长安曾和同学处一、弘袆等相约西游;但处一未能成行,弘袆亦至江宁而中止。后来他途经丹阳,有玄逵同行。翌年(671年),他在扬州坐夏,遇着将赴龚州(今广西僮族自治区平南县)上任的州官冯孝诠,一同去广州,得到冯氏的资助,这年十一月间,从广州搭乘波斯商船泛海南行。这时只有他弟子善行相随。他们海行二十天到达室利佛逝(今苏门答腊),停留了六个月,在此学习声明。善行因病返国,他即孤身泛海前行,经末罗瑜(后改隶室利佛逝)、羯荼等国,于咸亨四年(673年)二月到达东印耽摩梨底国,和另一住在那里多年的唐僧大乘灯相遇,停留一年,学习梵语。其后,他们一同随着商侣前往中印,瞻礼各处圣迹。往来各地参学,经历三十余国,留学那烂陀寺历时十一载,亲近过那烂陀寺宝师子等当时著名大德,研究过瑜伽、中观、因明和俱舍,并和道琳法师屡入坛场,最后求得梵本三藏近四百部,合五十余万颂,方才言旋。 武周垂拱三年(687年),他归途重经室利佛逝,就在那里停留二年多,从事译述。他为了求得纸墨和写手,曾于永昌元年(689年)随商船回到广州,获贞固律师等的相助,仍于是年十一月返回室利佛逝,随授随译,并抄补梵本。 天授二年(691年),他遣大津回国,把自己在室利佛逝新译的经论及所撰《南海寄归传》等送回。到了证圣元年(695年),他才偕贞固、道宏离开室利佛逝,归抵洛阳,受到盛大的欢迎,住在佛授记寺。他先共于阗实叉难陀、大福先寺主复礼、西崇福寺主法藏等译《华严经》。久视元年(700年)以后,他才组织译场,自主译事。从此直到睿宗景云二年(711年)止,译钞经典并撰述共六十一部,二百三十九卷(《贞元录》「敕荐福寺翻经」下一百零七部,四百二十八卷)。他所译述虽遍三藏,但力行专攻律部,译事之暇,常细心地把日常重要律仪教授学徒,漉囊护生,净瓶涤秽,严守规矩,树立新范,学僧传习,遍于京洛,为一时所称叹。玄宗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卒于长安大荐福寺翻经院,享年七十有九。 义净 人生轨迹 立意西行 义净现代雕像 义净七岁时,父母送他入齐州西南四十里的土窟寺,从善遇和慧智两位法师学习。善遇法师博学多能,精通佛经,对六艺、天文、地理、阴阳、历算亦有很深的研究。慧智禅师研习《法华经》数十年,造诣极深。在他们的教导下,义净掌握了丰富的文化知识,在佛学方面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贞观二十年(646年),善遇法师去世,义净就跟慧智禅师学习,把精力集中于佛教内典的修习,“昼夜勤六时而不倦,旦夕引四辈而忘疲”。贞观二十二年,义净受具足戒,正式出家为僧。数载勤学,义净学业大进。慧智见他天资聪颖,前途无量,遂劝他出外求学。义净辞别土窟寺,来到佛教中心洛阳、长安。 在东都洛阳,义净修习《对法》、《摄论》诸经,佛学水平又有提高。但其时佛教各派纷争,观点歧异,典籍的记载与解释亦互不统一,故义净在学习中产生各种疑问。于是他又来到长安,学习了《俱舍》、《唯识》等经,但胸中疑问不减。为祛蔽解疑,义净认为必须赴印度取经求法。咸亨元年(670年),他在长安结识了并州的处一法师、莱州的弘祎法师,众人志同道合,相约赴印度取经。当时往印度的道路主要有三条,陆上的“丝绸之路”因西域动乱而阻隔不通,吐蕃道则不仅道路艰险而且常受唐蕃关系的影响。相对而言,海路较为通畅。唐朝强大富庶,南亚、西亚诸国纷纷前来贸易,海舶云集广州诸地,搭乘商船赴印度求法取经成为义净诸人的一致选择。计议已定,遂相约离京东下,处一因母年高而罢,弘祎至江宁而止。义净等途经丹阳时,又有玄逵加入。咸亨二年(671年),义净坐夏扬州。秋,接受龚州(今广西平南)冯孝诠的邀请,同达广州。冯孝诠及其家人皆笃信佛教且家资雄厚,他们敬佩义净西天取经的志向,遂资助西行费用,冯孝诠并与波斯船主商定,许义净等人附船前往印度。其时的广州,万商云集,是唐朝南方海上交通的中心,港中停舶着婆罗门、波斯、狮子国、大食等国的船只,这些海船一般形体较大,船深往往有六七丈,符合海上航行的要求。义净深知此去印度的艰难,遂在等船期间返回齐州,向慧智禅师等故乡师友告别。再回广州,同行者唯有门人善行,其他人均因故罢退。 取经求法 义净与僧人交流 海船出广州后,经二十天左右,义净到达室利佛逝(今苏门答腊)。这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中国通往印度的海上要道。义净在此地居住半年,习声明(音韵学)。其间唯一的同行弟子善行因病无法前行,被迫回国。净只身继续前行,于咸亨三年(672年)五、六月间到马来半岛南端的末罗瑜国。由末罗瑜再经羯荼国,到达裸人国,西北行半个月后到达耽摩立底。耽摩立底为东天竺的南界,义净在此居住一年有余,从僧人大乘灯学习梵语。大乘灯原籍爱州(今越南清化),幼时随父母迁往杜和罗钵底国,后出家,到长安从玄奘受具足戒,在乘船前往印度途经耽摩立底时被强盗劫掠,被迫滞留十二年。耽摩立底虽距中天竺的那烂陀寺不很远,但途中常有强人出没,很不安全。他们等到一个机会,随同几百名商人结伴前往中天竺。不幸的是义净途中染病,“身体疲羸”、“孤步险隘”,落在众人后面,又遭强人打劫,受尽凌辱,几乎丧命,但义净还是坚持到底,赶上了大队,来到了朝思暮想的那烂陀寺。 到达那烂陀寺后,义净又北行至毗舍离国,再西北行至拘彝那竭,又西南行到波罗奈城东北的鹿苑鸡岭,此后重回那烂陀寺,向著名僧人宝师子和智月等学习经典,研究瑜伽、中观、因明、俱舍论等学,并进行佛教经典的翻译,同时考察印度佛教教规和社会习俗。前后十一年,兢兢业业,锐意进取。大约在垂拱元年(685年),义净乘船离开印度东归。垂拱三年,他到达室利佛逝,停留二年有余,专心从事翻译和著作。为了得到纸和笔,曾于永昌元年(689年)随商船回到广州,得到贞固律师等人的帮助后,又于当年十一月返回室利佛逝。天授二年(691年),义净派遣大津将著作及新译的佛经送回国。武周证圣元年(695年),义净与弟子贞固、道宏离开室利佛逝回国。 译经事业 小雁塔(义净提议修建) 武则天对义净的归来十分重视,不仅派出使者前往迎接,而且亲自率众人到洛阳上东门外迎接,诏命义净住在洛阳佛授寺。此后,义净先后在洛阳延福坊大福先寺、西京长安延康坊西明寺、东京福先寺、长安荐福寺等寺院翻译佛经。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在长安荐福寺经院圆寂,享年七十九岁。葬于洛阳北原上,建有灵塔。乾元元年(758年),以塔为中心,建立了金光明寺。 义净毕生从事佛事活动,特别在译经和著述方面花费了大量心血。他译经活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自入抵印度那烂陀寺至室利佛逝返国前,他试译了《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一百五十赞佛颂》。第二 阶段是回国后至自主译场之前,主要是整理原来的译著,并参加于阗三藏实叉难陀法师主持的《华严经》的翻译。第三阶段,在则天久视元年(700年)以后义净自设译场,亲自翻译佛经,先后在洛阳、长安诸寺译出的佛经有几百卷之多。义净的翻译活动得朝廷和僧众的大力支持。在福先寺、西明寺译《金光明最胜王》等二十部佛经时,印度沙门阿儞真那,中国僧人波仑、复礼、慧表、智枳、法宝、法藏、德感、胜庄、神英、仁亮、大仪、慈训等分别为证梵文义、笔受、证义,朝廷的成均(即国子监)和太学助教许观监护,译文经缮写后进呈朝廷。武则天十分高兴,亲制《圣教序》,对义净的功业大加称赞。中宗神龙元年(705年),义净在东都洛阳翻译《孔雀王经》、在大福先寺译《胜光天子》等经时,兵部侍郎崔湜、给事中卢粲润文正字,秘书监驸马都尉杨慎交监护。景云元年(710年),义净在大荐福寺译《浴象功德经》等二十余部佛经时,吐火罗(今阿富汗)沙门达磨末磨、中印度沙门拔弩、罽宾(今克什米尔地区)沙门达磨难陀、居士东印度伊舍罗、沙门惠积、文纲、惠诏、利贞、胜庄、爱同、思恒、玄伞、智枳等中外僧人为证梵文、证梵本、读梵本、证义、笔受、证译,而修文馆大学士李峤、兵部尚书韦嗣立、中书侍郎赵彦昭、吏部侍郎卢藏用、兵部侍郎张说、中书舍人李又等二十余人次文润色,左仆射韦巨源、右仆射苏环监护、秘书大监嗣虢王邕同监护。景云二年(711年),在大荐福寺译《称赞如来功德神咒》等经时,太常卿薛崇嗣监护。中外名僧参加助译、朝廷名臣润色,使得翻译活动得以顺利进行,义净发挥了关键作用。义净不仅精通汉、梵文,又有在印度生活了十几年的经历,而且又经过试译、助译的实践锻炼,因此翻译起来得心应手。尽管如此,义净在翻译过程中依旧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他坚持直译的特点,在原文下加注说明,订正译音译义,介绍产物制度,在语译方面,区分俗语雅语,又常在意译汉字下标出四声和反切,以求得准确的发音,因此在总体上他继承了玄奘的翻译特点,同时也有自己的独创之处,这一切使义净的译作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义净 学术贡献 玄奘义净行程图 义净的西行和翻译佛经活动对唐朝的佛学产生了很大影响。印度归来时,义净除了带回近四百部合五十万颂佛经外,还带回金刚座真容一铺,舍利三百粒,这些都成为中国宗教界的瑰宝。所译佛经以律籍为主,其中特别是根本说一切有部体例范围都较完备。另外如《集量》、《法华》等也很重要。除律部外,他也重视瑜伽一系的学问,他认为“所云大乘,无过二种:一则中观,二乃瑜伽……瑜伽则外无内有,事皆唯识”。他译出的佛经中也有瑜伽系的内容,同时适应当时崇尚密宗的风气,还译出了《金光明经》及一些陀罗尼经,有的还附有密宗源流的资料,这些都丰富了唐朝的佛学典籍。跟从义净译经和求学的僧人很多,他很赏识的有崇庆、崇勋、元廓、玄秀、玄睿、惠神等,跟随身边的有崇俊、玄晖、昙杰、宝严等,远在各地的有法明、敬忠等,这些弟子的佛学观点都受到义净的影响。 除了在佛学和翻译方面的贡献外,义净在地理、外交方面也很有功绩。他在归国途中逗留室利佛逝时,写出了《南海寄归内法传》、《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等书,这些著作记述了前往印度的僧人,其中二十余人从吐蕃道去印度,三十余人经广州出海去印度,这样海陆两途的情况在书中都有了记录。 《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以僧传的形式记述了唐初从太宗贞观十五年(公元641年)以后到武后天授二年(公元691年),共四十余年间,57位僧人(包括义净本人,也包括今属朝鲜的新罗、高丽,今属越南的交州、爱州等地的僧人)到南海和印度游历求法的事迹。书后附《重归南海传》,又记载武后永昌元年(公元689年),随义净重往室利佛逝的四位中国僧人的事迹。这部书在内容和结构上非常有特色。 《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没有采用传统的僧传模式,而是按57位僧人出行时间的先后总为一传,分别叙述他们的籍贯、生平、出行路线、求法状况。多叙述简略,有的仅三十余字,比如木叉提婆篇、慧琰大师篇。只有少数的几位僧人着墨较多,比如玄照法师、道琳法师等。着墨多少可能与义净掌握的资料多寡有关。但无论详略,其叙述总是按照籍贯、生平、出行路线、求法状况的顺序下来,无则缺省。 依此看来,该书似乎是一部“行状”的集合。据清人吴曾祺的《文体刍言》解,“行状,汉时只谓之状。自六朝以后则谓之行状。所以述死者之行谊及其爵里、生卒年月,为乞人撰文而作。”这种行状多赞美之词,或者说,有褒无贬。由此观本书,行文上确有行状特色。以着墨最少的两位僧人为例。卷上的《交州木叉提婆师》全文,“木叉提婆者,交州人也。不闲本讳。泛舶南溟,经游诸国。到大觉寺,遍礼圣迹。于此而殒,年可二十四五矣。”另,卷上的《交州慧琰法师》全文,“惹琰法师者,交州人也。即行公之室郦。随师到僧诃罗国,遂停彼国,莫辨存亡。”由文中标注的下划线,很清楚地看到叙述对象的籍贯、卒殁生平、出行路线、求法状况等。这是书中最简单的描述,着墨较多的僧人只是在此基础上加了详细的出行路线,求法过程及所求经卷,生平成就等。 但该书不仅仅是“行状”的集合,它还有着自己独特的编排手法与结构。这将在下文中详为论述。义净只是通过这种看似简单的“行状”手法,真实而清晰地反映了唐初求法僧的情况。 义净 陆路的情况中对尼婆罗(今尼泊尔)多有记载,玄会等僧人就是从尼婆罗返回唐朝,而客死旅途的。至于书中记录的海道情况尤显重要,由于玄奘的《大唐西域记》记载了陆路的所见所闻,法显的《佛国记》详于陆路而略于海路,因此义净记述的有关南海各地的情况,就成为流传至今的关于南海各地的最早历史地理材料,为各国研究历史、地理和外交者所重视。书中有关印度的珍贵史料,其中对医学记载颇多,如《南海寄归内法传》第二十七章就讲到印度传统的医学——“八医”,并指出“西方药味与东夏不同,互有互无,事非一概”。第二十八章专讲印度进药的方法,其中提到印度人患病时常用少食的方法来治疗,这颇具科学性。还有关于印度人的卫生习惯,如沐浴、食前洗手、散步等。 “观夫自古神州之地,轻生殉法之宾,显法师则创辟新途,奘法师乃中开王路”,这是义净对法显、玄奘功绩的评价。其实在探险、求法、翻译,著述等诸方面,义净正是继法显、玄奘之后最有贡献的代表人物。 資料來自www.ffwb.cn 12/10/10 義淨與《南海寄歸內法傳》——代校注前言 第一章 義淨生平考述 一、籍貫、家世與出家事跡 二、西行求法 三、歸國與兩京譯經 四、著譯編年目錄 五、簡短的評價 第二章 《南海寄歸內法傳》研究之一——論義淨時代印度佛教的部派及大小乘問題 一、問題的提出 二、義淨講的部派是什麼 三、部派與大乘、小乘的關系問題 四、義淨時代佛教部派與大小乘的實際狀況 五、附論︰提婆達多派問題 第三章 《南海寄歸內法傳》研究之二——論義淨時代的佛教寺院 一、寺院內部的組織 二、寺院的經濟活動 三、寺院的宗教生活 四、寺院和教育 五、義淨封中國佛教的批評︰中印佛教某些對比 第四章 校洋說明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第一 資料來自www.books.com.tw 12/10/10 [1]說罪要行法 唐三藏法師義淨撰 [...]

2010年 十二月 3日         Posted by 覺證 學士班學生2010 釋         尚無留言回應 »

五戒八戒學處

五戒八戒學處 育因法師主講 二○○二年六月廿二日於慈光圖書館 三寶弟子王和順恭錄 甲一、學講因緣 甲二、主要依據 甲三、略談戒法之重要性 前言 甲一、學講因緣 〈五戒八戒學處〉,依止阿闍黎慈悲,天因法師慈悲,諸位比丘大德,以及朱館長,還有諸位在家菩薩蓮友們:大家午安。 學人很高興,今天有這樣一個殊勝的因緣,在華嚴講堂和諸位共同的來學習在家戒學這一門課程。首先育因就先說一說這一次學講的因緣,也就是剛剛方丈和尚所提到,在上個月下旬的時候,朱館長來到我們正覺精舍拜訪方丈和尚。當中提到目前在家居士學習佛法的情形。那麼在家居士學習佛法的情形是怎麼樣呢?也就是大家在經律論三藏當中,不論是經藏還是論藏,這幾年來都有很豐富的研究,而且在教理方面,譬如般若的空宗、唯識宗、天台宗等等的,也都有許多的深入。這一些在大乘佛法當中都是很重要,而且必須要學習的經論。但是唯獨在戒學方面稍微不夠,這是對一個學佛者的修學有所美中不足的地方。而且有一些人,他受戒之後,因為不了解戒相的開遮持犯,所以自己本身犯了戒都不曉得。或者犯了戒,想要懺悔,也不曉得如何來懺。也有其他的人做錯了,由於自己不了解戒律,也就認為是正確的而照著去做的這些情形。因此朱館長多年來,他就有一個心願,希望能夠有一門戒律的課程提供給大家來學習,以便能夠將佛法的根本還有基礎鞏固住,那麼就能夠開發出更扎實更茂盛的修行成果。因此就希望我們方丈和尚能夠來慈光圖書館為大家來授課。由於方丈和尚本身的法務非常繁忙,在正覺精舍以及其他的道場都有在上課,所以就指派學人到這裡跟諸位共同的來學習這一門課程。 五戒八戒學處,育因第一次學講的因緣,是去年的十一月在澳洲雪梨,為居士們講解五戒。原本是打算講完八戒,但是由於時間的關係,所以連五戒學處也沒有講完。今天來到慈光圖書館是第二次的學習。由於育因學習戒法的時間很短,因此所講的內容難免有疏漏不足的地方,如果有錯誤的地方還恭請依止阿闍黎能夠慈悲的斧正,也希望諸位比丘大德,還有在家菩薩蓮友們,能夠多多的指教。 甲二、主要依據 其次說明主要的依據。我們上課所用的課本就是諸位目前所看到的這一本《在家五戒八戒學處》。其中編寫的內容,主要是參考蕅益大師的《五戒相經箋要》。還有弘一大師的《五戒相經箋要補釋》,以及《南山律在家備覽宗體篇》。還有續明老法師的《戒學述要》。廣化老和尚的《五戒相經箋要集註》。以及家師懺公老和尚的《五戒表解》等等的著書。其餘所參考的經論,如果各位想要知道,就請看這一本書的附錄當中的第四參考書目,就可以了知了。 甲三、略談戒法之重要性 乙一、成佛之本 接著,在進入本文之前,我們就簡單的談一談戒法它的重要性。首先我想,我們學習佛法,大家都有一個最終的目的,尤其是大乘的佛法。這個最終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希望能夠成佛。因為成就了這個圓滿的佛果,不但能夠利益自己,也能夠幫助一切的眾生離苦得樂,得到究竟的解脫。這個成佛的境界,它是一種大光明的境界。為什麼說它是一個大光明的境界呢?因為它當中具備兩種殊勝的果德。哪兩種殊勝的果德呢?根據《成唯識論》它是這麼說的:「由斷續生煩惱障故,證真解脫。由斷礙解所知障故,得大菩提。」由於斷除了相續所生起的煩惱障的緣故,因此就能夠證得真解脫。由於斷除了障礙我們理解般若智慧這個所知障的緣故,因此就能夠得到大菩提。也就是斷除了煩惱障就能夠得到真解脫。這個真解脫又叫做大涅槃。而斷除了所知障呢,就能夠得到大菩提。這兩種的果德是非常殊勝的。為什麼說殊勝啊?就是它超過一切。因為聲聞、緣覺對於這兩種的功德還沒有圓滿的得到,菩薩對於這兩種的功德也還沒有究竟的證得。唯獨佛與佛才能夠究竟圓滿的獲得。所以佛的這種大光明的境界是非常殊勝的。我們眾生了解到這個佛果的殊勝,就也想要成佛。成佛,就必得要修行!修行就必須要有所依憑。這個依憑是什麼呢?就是道器,修道的法器,也就是人身,要具有人道的果報身。這個人身不是一般的人身喔!還必得要具足暇滿的人身,也就是要能夠離開八無暇,而且具足十種圓滿的人身。比方說,不要出生在邊地,或者投生到長壽天,也要相信這個戒律是一切世出世間善法所生之處,以及能夠遇到正法等等。這個就是暇滿的人身。如何能夠得到這個暇滿的人身呢?在《大般若經》上面就說到:「三十二相無別因,皆由持戒所得。若不持戒,尚不能得野干之身,況復佛身。」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佛的應化身是具足三十二種殊勝的容貌,以及微妙的形相。佛的這三十二大丈夫相,每一相都要經過百福的莊嚴。而這三十二相的異熟業還必須要經過一百大劫才能夠修行圓滿,所謂的「三祇修福慧,百劫種相好。」而要成就這三十二種大人的相貌呢,「無別因」,沒有其他特別的原因。「皆由持戒所得」,都是由於菩薩在因地修行的時候,能夠執持清淨的戒法所感招到的。「若不持戒,尚不能得野干之身,況復佛身」,倘若不能夠好好的持戒,尚且不能夠得到野干的報身。野干就是野狐狸。我們知道野狐狸的果報是很低劣很不好的,如果不持戒,就連這麼下劣的野干之身尚且是得不到,更何況是殊勝的佛身呢!《大般若經》是大乘的經典當中專門講空性、智慧、般若的經典。佛在這一部經當中也是告訴我們持戒的重要性。要成佛是不能離開戒律的。在其他經論也都提到,持五戒能夠得到人身,修十善可以招感天人的果報。所以想要得到人身來修持佛法,非得要持戒不可。 乙二、修行之基礎 或者有人就問到:學習經論以及教理,增長智慧也就足夠了,為什麼要學戒呢?關於這一點,慈舟老法師他曾經這麼說過:「儒家不學禮無以立。不學詩無以言。但是我們出家人呢,不學經教則無以言,不學律典則無以立。」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知道這個禮,不但是我們個人生活的規範,也是維持群眾社會次序的準則。所以,如果不學習禮教,就無法立足於社會。所以說「不學禮無以立」。「不學詩無以言」,一首好的詩我們讀了以後可以調平我們的情感,陶冶我們的性情。這個就是所謂的溫柔敦厚的詩教。多讀詩、多學詩才能夠加深我們的涵養,增廣我們的知識,因此我們所說的話才會言之有物,才不會有錯。所以「不學詩無以言」。這個詩或者也可以通於文章典籍,所以孔子又說到:「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這句話就是說:君子他廣泛的來研究聖賢的典籍。再用禮節來約束自己的行為。那麼這樣子呢就不至於背離正道了。這個是儒家所講的。那麼我們出家人以及在家佛弟子又是如何呢?「不學經教則無以言」,假如不好好的廣泛的來學習經論,就不能善於議論佛法,啟發我們的智慧。「不學律典則無以立」,因為律法是我們七眾弟子的禮節,了解這個戒律才知道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行為,有沒有背離正道。才能夠穩固的建立起修行的基礎。因此,經律論三藏、戒教二門是一樣重要的。 乙三、淨業正因 這個戒法跟我們所修的淨土法門又有什麼關係呢?蕅益大師他就說到:「持戒為本,淨土為歸,觀心為要,善友為依。」前面這兩句「持戒為本,淨土為歸」,是祖師開示我們修學佛法的人,尤其是在末法時代,要能夠得到當生的解脫,這是很重要的關鍵處。學人想,在座的諸位大德都已經很了解,末法時期唯有淨土法門是我們主要的解脫依憑,所以就不再多加敘述。那麼為什麼要以「持戒為本」—以執持清淨的戒法為根本呢?在《觀經》當中,佛就說到:「欲生彼國,當修三福。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二者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三者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這個就是我們常所聽到的《觀經》三福。意思是說,發願想要往生到阿彌陀佛極樂國土的人,最初下手的修行方法,應當要修習三種的福。這三種福當中,第二個就是戒福,這個是屬於出世間的福。其中的「具足眾戒」,包括了四眾弟子的戒法。所謂的四眾弟子,就是出家的二眾—比丘、比丘尼,還有在家的二眾—男女居士。在家二眾的戒法就是先受三皈依,然後進一步的來受八戒、五戒,還有在家的菩薩戒。出家二眾的戒法呢,就是比丘的兩百五十條戒,比丘尼的三百四十八條戒,以及梵網菩薩戒。這個梵網菩薩戒也通於在家眾。所謂的「具足」就是四眾弟子各個按照自己的本位,具足圓滿的來受持戒法,而且能夠輕重等持。犯戒就是造罪,能夠持戒是自己修福,所以持戒就有大福報。以這樣的福報,加上念佛法門,必定就能夠往生。而且往生的品位—中品中生,乃至中品上生。中品上生的情形,在《觀經》裡面它說到:如果有眾生他能夠持這個五戒跟八戒—八關齋戒。或者修行諸多的戒法,也就是進一步的來受持沙彌、沙彌尼戒、比丘、比丘尼戒,並且不造做五逆的大罪,也沒有眾多的過犯。在家出家都能夠持戒持得很清淨,以這樣的善根回向發願求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到了臨命終的時候,阿彌陀佛旁邊就圍繞著許多的比丘眷屬,佛就放出金色的光明來到這一位行者的處所,為他來宣說「苦、空、無常、無我」這個道理等等的。這個時候,行者見了以後,內心當中就會生起大歡喜心,即刻就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到了極樂世界,就能夠聽聞說法的聲音,當下就能夠證得阿羅漢果,所謂的三明六通,具足八解脫。這個是中品上生的情形。如果能夠一日一夜受持八關齋戒,或者是一日一夜持出家的戒法,而且也都威儀無缺,這樣的話,就可以中品中生。在《大阿彌陀經》也說到:「如果能夠端身正心,斷除愛欲,齋戒清淨,至心來憶念阿彌陀佛,持誦名號,想要求生阿彌陀佛的剎土。那麼這位行者他命終之後,就必定能夠往生到極樂世界去。」因此我們可以了知,修淨土法門的人,想要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也是不可以離開這個戒法的。所以祖師才慈悲的開示我們「持戒為本」,以執持清淨的戒法作為一切修行的根本。這一句話是非常的有道理。前言的部份,今天就做一個說明。由於時間的關係,今天就先說到這兒。正文的部份,我們下一堂課再繼續來說明。向下文長,付於來日。回向。 講戒功德殊勝行,無邊勝福皆回向, 普願沈溺諸有情,速往無量光佛剎。 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薩摩訶薩, 摩訶般若波羅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