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觀與客觀

現在一面舉簡單的例子,一面說明唯識思想如何捕捉我們的認識構造。

夜晚提心弔膽地走暗路時,把隨風搖曳的柳樹看作幽靈的經驗,我想任何人在小時候都曾經有過。

在這個場合,令這個認識成立的要素被認為有如下三個:

(1) 實際的柳樹;

(2) 看見柳樹的心;

(3) 幽靈。

此中,實際的柳樹是「客觀」,看見他的心是「主觀」,幽靈是顯現於心中的視覺「表象」。關於最後的幽靈,後面會說到。總之,我們的認識必定由主觀和客觀這兩個要素成立,這是不論誰都承認的事實。

問題是如何捕捉柳樹這個事物的存在。如果說它真實地存在於外界,那麼就成為「實在論」;如果把它收在心中,那麼就成為「觀念論」(唯心論)。就佛教來說,前者是「有外境論」(bahyārtha-vāda),而後者是「唯識論」(vijñāpti-mātra-vāda)

相當於主觀和客觀,具有代表性的佛教用語,可整理如下:

【主觀】 【客觀】

(citta) …………………… (artha)

能緣(ālambaka) …………… 所緣(ālambana)

能取(grāhaka) ……………… 所取(grāhya)

這當中,citta()artha()是原始佛教以來被使用的語詞。

ālambaka(能緣)ālambana(所緣)是阿毘達磨佛教以來的用語,也是西洋所說的主觀和客觀相當且最典型的語詞。只是主觀(subject)指認識的主體、基礎,而客觀(object)指主觀所認識的對象,而且是主觀之外獨立存在的對象。主觀和客觀兩者中任何一個都被認為能單獨存在,而ālambaka(能緣)ālambana(所緣),即使依據它們的漢譯也可知:兩者可以說被解作具有相互依存的關係。ālambakaālambana都是由具有「依照」、「仰賴」等意義的動詞√lamb 派生出來的語詞。也就是說:認識的對象(所緣)是「被依存者」;相對於此,認識對象的作用(能緣)是「依存」於其對象。總之,掌握認識對象的作用必定藉由對象的存在才會發生,是其特徵所在。這是主張在具體的認識產生時,必須有認識對象存在的立場。唯識思想注意到能、所這種依存關係,常自在地利用「如果所緣(被認識者) 不存在,那麼能緣(認識者)也不存在」這個論理,而且不止否定對象的存在,連對認識對象的心的存在也加以否定(這是主張境和識都不存在的境識具泯的思想)

最後的grāhaka(能取)grāhya(所取)散見於《般若經》群之中,但開始把它們當作重要用語使用的是彌勒Maitreya。因此,它們在被稱為是他的著作的論書(《中邊分別論頌》、《大乘莊嚴經論頌》、《法法性分別》等)之中,可以說出現無數次,並且也常見於他以後的唯識論書中。唯識瑜伽行派喜歡使用出自有「捕捉」、「觀察」、「認識」等意義的√grahgrāhakagrāhya,這顯現出他們想從一切唯識只承認精神存在的立場對存在做認識論式理解的態度。

摘自:

唯識思想入門 (橫山紘一 著,許洋主 )